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高校資訊>

現代大學教育與虛擬生存

時間:2020年05月07日 作者:趙建超 來源: 中國教育報

現代大學教育要始終堅持虛實共生,一是推動現實生存與虛擬生存的互動共生,二是推動現實生存與虛擬生存的融通互塑。

現代大學教育區別于傳統教育的最根本標志在于時代化基礎上的教育理念變革。數字化時代的到來,使得虛擬生存成為現代大學教育不得不考慮的因素,F實生活中,大學教育尚缺乏對虛擬生存的人文精神觀照與虛實共生訴求,產生了諸多負面效應;谔摂M生存彰顯現代大學教育的人文向度與虛實共生訴求,成為現實的客觀要求。

現代大學教育與虛擬生存的人文精神觀照

現代大學教育如果沒有將虛擬生存的人文精神要求納入考量標準,就會面臨技術理性的凸顯與價值理性的失落、“生活世界”的疏離以及“數字化”意識形態的遮蔽等困境。

工具理性的凸顯與價值理性的失落,F代大學教育是技術性與價值性相統一的活動,旨在堅持“以人為本”。如果缺乏人文精神的觀照,現代大學教育將會過分強調“人類中心主義”基礎上的工具理性,而有忽視價值理性的危險。如果堅持以工具理性指導現代大學教育,就意味著把“效益—代價”作為衡量標準。例如,慕課(MOOC)教學中存在的“據時考察”缺陷,即教育者根據教育對象是否完整觀看了在線教學視頻作為考核標準。事實上,這樣的教學可能并未達到其預期,多數教育對象可能在打開在線教學視頻的同時,卻開始了網絡游戲、網絡聊天。

“生活世界”的疏離,F代大學教育要始終以生活世界的和諧作為考量標準,旨在實現人、社會、自然以及技術的和諧共生,實現現實關切與終極關懷的融通。如果缺乏人文精神的觀照,現代大學教育一方面可能會背離科學發展觀的根本要求,如忽視了“以人為本”的價值觀、統籌兼顧、共同發展等;另一方面,會由于脫離終極關懷視界而使得現實關切顯得急功近利,或由于脫離現實關切而使得終極關懷顯得空洞乏力。進而言之,在現代大學教育活動中,教育者如果沒有依據大學教育的終極關懷對現實的生活世界作出理性反思和超越,或者沒有與生活世界保持適度的距離進而調節“現實”與“理想”的張力,都會疏離“生活世界”。

“數字化”意識形態的遮蔽,F代大學教育要始終以“數字化”意識形態批判作為考量標準,一方面要揭示“數字化”作為一種“單向度”的技術,給人類社會發展帶來了很多便利,催生了很多高技術產品,如互聯網、人工智能等;但也要認識到,它始終“處于最成熟和最有效的形式的物化”,有著壓制人、支配人、物化人的性質,潛隱于人、思想以及社會的功能等。另一方面,要看到,數字化在催生著媒體形式變化、發展,使互聯網成為輿論戰的主陣地,但也存在需要破除的“數字化”媒介基礎上的輿論誤導、思想煽動等行為。如果缺乏人文精神的觀照,缺乏理性的、人文的批判性反思能力,也就無法識別潛伏在“數字化”外衣下的某些負面價值取向,無法識別、調節和引導“數字化”媒介基礎上的負面輿論。

現代大學教育與虛實共生的虛擬生存訴求

現代大學教育如果沒有將虛擬生存的虛實共生要求納入考量標準,就會造成教育的虛實沖突與形式主義。

現代大學教育的虛實沖突,F代大學教育缺乏虛實共生訴求的觀照,就會出現現實對虛擬的控制或虛擬對現實的侵蝕兩類虛實沖突。

一是現實對虛擬的控制。在現代大學教育中通過現實“控制”虛擬,既有積極性又有消極性。從積極的方面講,現實生活中的教育方法、經驗等,不僅對提升現代大學教育有效性有著重要的指導和借鑒意義,而且對于克服虛擬空間中存在的負面教育效應起著關鍵性作用。從消極的方面講,虛擬的特殊性決定了它與現實有著特定的差異,如果按部就班地套用現實生活中的教育方法、經驗等,不僅會造成教育活動的錯亂,降低教育有效性,而且會扼殺虛擬的超越性優勢。

二是虛擬對現實的侵蝕。在現代大學教育中過分看重虛擬而忽視現實,就會造成無根的、異化的評估結果。一方面,現實是虛擬的前提與基礎,離開了現實,虛擬也就成了無源之水,由此會導致教育的盲目性;另一方面,盡管虛擬能夠以其創構性創新教育方法,但如果脫離了教育質量評估的現實需要,就會造成不一樣的結果。

現代大學教育的形式主義。從虛擬生存的視角看,現代大學教育的有效開展離不開教育主體的主體意識覺醒與主體能力增強以及虛擬與現實間的和諧對話關系的結成。離開了任何一點,整個大學教育活動都可能陷入形式主義。一方面,如果教育者在生存素質、能力素質與創新素質等方面存在缺陷,就會造成教育結果的判斷、分析、定論出現偏差。另一方面,如果現實與虛擬間的政治交流、經濟交流、文化交流、“現實人”與“虛擬人”的交流甚至傳統教育與現代教育的對話交流處于隔離狀態,現代大學教育可能會出現狹隘性、偏差性甚至謬誤性。

虛擬生存視野中的現代大學教育變革

現代大學教育的人文向度與虛實共生訴求,可以從人文精神與虛實共生兩個維度展開。

現代大學教育要始終堅持“以人為本”。一是從技術理性改造的層面講,技術理性的改造既要通過“以人為本”的價值觀融入,實現技術理性與人類生存發展旨向的協調,又要以此作為技術理性改造的目標與評價標準。“以人為本”的價值觀通過對技術理性的人文意蘊植入,促使技術理性在改造世界的過程中自覺接受其引導,并使得技術理性支配的實踐活動在手段和目的方面更具人文關懷,進而促逼著技術理性與人類生存發展旨向相一致。二是從生活世界建構的層面講,要始終貫徹落實“以人為本”的價值觀,既要尊重網民的教育主體地位,努力提高網民的思想道德素質,又要堅持可持續發展原則,努力推動網民、技術與教育的和諧共生。三是從意識形態層面講,要以人民為中心,它代表了歷史的根本發展走向。正如馬克思所說,任何一個階級想要成為統治階級,就必須“與整個社會混為一體并且被看作和被認為是社會的總代表”。在“以人為本”的價值觀導引下,對“數字化”本身的意識形態功能和以“數字化”為媒介的資產階級意識形態作出批判性的揭示,才能真正契合人類社會歷史的發展走向。

現代大學教育要始終堅持虛實共生。一是推動現實生存與虛擬生存的互動共生,F代大學教育要始終強調實踐基礎上虛擬生存與現實生存的統一,強調現實生存的基礎性以及虛擬生存的超越性。二是推動現實生存與虛擬生存的融通互塑,F代大學教育既可以作為現實生存與虛擬生存互動共生的“中介”,同時也可以作為二者融通互塑的“中介”。具體來講,現代大學教育一方面要基于人的現實實踐,將教育對象從虛擬生活的“沉浸”效應中解放出來,如可以通過思想引導、輿論宣傳等形式剝離“虛擬”的外衣,促使有著網癮、虛擬認同危機的網民重新找回失落的自我;另一方面要促使網民正視虛擬生存的現實代價,并在實踐的基礎上尋求縮小虛擬生存代價的新思路、新方案。面對伴隨虛擬生存而來的心理代價、道德代價、安全代價、環境代價、文化代價等,現代大學教育要通過其個體性功能與社會性功能的發揮起到“潤滑劑”作用。

(作者單位:江西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來源: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0-05/07/content_579586.htm?div=-1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查询结果